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諸神籙
諸神籙 連載中

諸神籙

來源:google 作者:呦呦角啼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呦呦角啼 廉飛

這世間,無數天賦降臨,有人登頂,有人沉寂卻忘了曾經滿天閃耀的神明攜一冊書,喚一尊神,執一片熱忱,當立世間萬古長明!心有所誠、喚吾真名、內藏諸神,山河月明……腳下的路,便從這裡開始了展開

《諸神籙》章節試讀:

清晨,薄霧稍散。

廉飛才剛剛洗漱完畢,便被下人叫到自家主廳上,因為是父親的授意,廉飛只能跟着過去。

主廳上,一女身穿淡藍綢裙,面色白皙透粉,雙眼如星空一般明亮,髮髻旁落下的碎發,更添幾分嬌弱。

這個女子正是廉飛的未婚妻段欣然,兩人從小便認識,兩家更是早早定下娃娃親。

看到段欣然,廉飛本想上前問候,只是後者那冷淡的眼神,和其身旁冰冷麵容的黑袍老人,讓青年望而卻步。

廉飛回頭看着一邊的父親,看到父親那一臉凝重的沉默,雖然沒有得到印證,也是猜測出個大概了。

「耶老,這畢竟是年輕人的事情,我想咱們還是不要跟着參與,我兒與欣然青梅竹馬,讓他們兩人好好說一下才是好的……」

廉飛父親廉世遠看到兒子到來,重重吐出一口氣,看着段欣然身邊的黑袍老者說道。

「廉家主,事情沒有那般麻煩,這次是欣然的意思,更是我天雲宗的意思,我們無需過多的解釋了。」

聽到廉世遠的話,黑袍耶姓老者挺直身體,不想做太多的解釋,而是將餘光轉到一邊的段欣然身上。

「廉世伯,這的確是小女的意思,我與廉飛……如今已然是不同路的兩人……」

段欣然意會到身邊老者的意思,挽起臉旁髮絲,看着廉世遠的目光也堅定無比。

和廉飛之前在風言風語中聽得不差,段家早就有和廉家斷交的意向,連兩家的聯姻,也不會作數。

因為段欣然早在十八歲成人禮那天,便開啟自身天賦,冰雪魔法天賦,日後成就,可不能被腳下這綠竹城束縛住。

正因為如此特殊的天賦,段欣然被天雲宗發現,直接將這小女子招攬到門下,甚至有扶持到傳承弟子的傳言出現。

反觀廉飛,如今已經二十歲,但自身天賦遲遲沒有覺醒的徵兆,之前兩次的天賦覺醒,也如泥牛入海一般。

人生起始,以十八歲為期,到二十歲終止,每年都有一次覺醒天賦的機會。

有天資聰穎者,覺醒天賦命運轉變,也有自身平凡,終為塵土之輩不盡相同,但只要是第一次覺醒失敗,也就預示着後面兩次的可能更加渺茫。

如廉飛這種,覺醒兩次都無絲毫反應的人,若不是廉家勢大,如今廉飛早就得背井離鄉,去尋找生計了。

這最後一次的機會,可以忽略不計了……

「婚姻大事,你一個女娃娃怎能擅自做主?讓你父親來親自和我說!」

廉世遠雖然感受到段家女子的堅決,但還是不肯承認,一心想為兒子爭口。

「廉家主有些霸道了吧?難道我天雲宗,還不能給欣然撐腰?」

一邊,耶姓老者冷哼一聲,以自身為中心蕩起一圈圈氣浪,地上緊湊的方磚,都跟着震動起來。

耶姓老者所說,讓廉世遠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心中雖有怒火,卻不好繼續發作。

因為段欣然所拜的天雲宗,乃是北域最大宗門之一,近年間隱隱有獨霸北域的兆頭。

這種龐然大物,哪怕是整個綠竹城都不夠瞧,他廉家在天雲宗腳下,更如螻蟻一般。

「哈哈哈,好,你天雲宗確實夠格!」

不等廉世遠開口,一旁的廉飛猛地開口大笑,笑聲中無不是滿腔憤懣。

「但,你天雲宗無權干涉我的私事,不過今日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陳伯,拿筆來!」

廉飛伸手出去,管家陳伯連忙拿來筆硯放到其面前。

「今日,我廉飛休掉段家之女,從此涇渭分明,兩人再無瓜葛!」

廉飛急速揮筆,於白紙上落下行行墨點,稍許蒼白的臉色,卻帶着從沒有過的堅韌。

一封休書,言簡意賅,卻讓場上的情況轉變。

段欣然來到廉家,不是退婚,反而是被這不曾覺醒天賦的紈絝子弟休掉!

「你……」

段欣然看着青年乾淨堅定的面孔,心中雖然很是不滿,卻無法正常地表達出來。

她本以為這次來到廉家,能霸氣地宣示自己的地位,更能讓廉飛追悔莫及,被無限可能的未婚妻拋棄,便是幾百年都無法淡然。

可哪想到,這個廉家廢物少爺,竟一改往常,如此絕情,讓段欣然心頭一震,似有什麼在心中永遠的離開。

「平庸小兒,你找死!」

耶姓老者看到廉飛拿起的那張已經印上紅指印的休書,勃然大怒,只見他飛身上前,如一道黑雲般停在廉飛身前。

如同海潮一般的氣息,不斷拍打在廉飛身上,一陣陣窒息感,更是讓其臉色忽明忽暗。

畢竟段欣然是天雲宗弟子,身份高貴,卻讓眼前這個小子先發制人。

這樣做,等於在打天雲宗的臉,耶姓老者恨不能殺之後快!

「怎麼……想要殺我?莫不是你天雲宗怕了?」

壓迫之下,廉飛咬着牙吐出一句話,這一句話,似乎用盡全身力氣。

父親廉世遠聽到,更是着急得不行,現在這樣做,無異於是逼天雲宗動手!

「憑你,還奈何不得我宗門分毫。」

耶姓老者聽到這話,意料外的停手,將氣場撤下,讓廉飛恢復自由。

身居大宗,他見過無數俊傑,更看過不少廢物,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夠天雲宗的一根手指。

「莫說你是個庸才,便是天資聰穎,給你百年時間,在我天雲宗門前也不過爾爾。」

耶姓老者有着充分的驕傲,甚至剛剛入門的段欣然,也有着不小的傲氣。

「廉飛,你有什麼資格休了我?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和我比?」

段欣然心中的悶氣得不到緩解,這時候也是上前來,看着桌子上的白紙黑字,雙眼有些濕潤。

「資格?我廉飛之名便是資格!」

見兩人站在自己面前,廉飛不卑不亢,更是挺直腰桿,看着兩人。

「我不用百年時間,多說三年,我就造訪貴宗,今日之事,來日必當加倍奉還!」

「我要你天雲宗知道,我廉飛一人,亦能超越你等眾人!」

《諸神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