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
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 連載中

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

來源:google 作者:溫芳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伊秀蓓 毛暢錦 現代言情

還混着解剖室里福爾馬林與屍塊特有的味道冷汗一下從後背滲出我心跳快得幾乎要窒息,我慢慢回頭,身後空蕩蕩的,我推開一扇扇房門,輕聲問:「高閔,是你嗎?你還活展開

《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章節試讀:

還混着解剖室里福爾馬林與屍塊特有的味道。
冷汗一下從後背滲出。
我心跳快得幾乎要窒息,我慢慢回頭,身後空蕩蕩的,我推開一扇扇房門,輕聲問:「高閔,是你嗎?
你還活着嗎?」
沒人回答我。
可之後我每晚回家,桌面都會出現一碗面。
高閔不擅廚藝,只會做面。
做半生不熟,難以下咽的面。
我悄悄在書櫃里裝了監控,可第二天,機器就出現在餐桌上。
紙條上寫:「晚晚,我討厭家裡有第三雙眼睛。」
我總覺得,高閔還活着。
女性,一般對男人的凝視很敏感,我也不例外。
我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但他一定在某個地方,觀察着我。
畢竟,魔術師總需要觀察自己的觀眾。
他們會將秘密藏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玩弄人心,瞞天過海。
每個頂尖的魔術師,往往也是頂尖的騙子。
白天,我換上防護服,用縫切割刀口的縫合線繼續重組高閔,我用鑷子,小心夾起他散落的食指檢查。
我屏住呼吸。
指頭中間有一顆痣,確實是高閔的身體。
他的皮膚早就失去了彈性,但從殘存的,也能看出他曾有雙骨節修長的手。
「我以前說,他這雙手,比起做魔術師,更適合做外科醫生。」
其他同事在一旁不忍,提出幫我,我拒絕了。
「我熟悉他,萬一能找出別的線索呢?」
是啊,這具身體跟我肌膚相親過,誰能比我更熟悉?
萬一,萬一這真是場魔術呢。
萬一,我真的找出他的破綻呢?
晚上我疲憊入睡,迷迷糊糊中,我聽到窸窣的上床聲,接着,另一邊的羽毛枕也動了動。
是高閔吧,表演一般都在晚上,他經常夜歸。
我無意識地翻身,腦袋枕到了一隻手臂上。
我舒服愜意地蹭了蹭。
那隻手臂溫熱,肌肉緊實,高閔晚上就喜歡這樣摟着我睡,哪怕睡到手臂發麻也不肯撒手。
不對,可哪裡不對?
汗毛在寂靜中一根根豎起,恐懼如海水一樣冷冷湧上,一寸寸將我呼吸覆蓋,枕邊人起身,卻沒有衣物摩擦的聲音,證明對方不着寸縷。
他身上淡淡的福爾馬林的氣息將我籠罩住。
是的,我這才意識到。
高閔早就死了,身體就在我工作台上。
手...

《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