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燕南知
燕南知 連載中

燕南知

來源:google 作者:喝芝麻糊不禿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喝芝麻糊不禿頭 荀知宴

歡脫文甜到牙疼武力值到頂忠犬王爺對古靈精怪鬼馬吃貨荀知宴一朝穿越回古代,因上輩子遇難而死,發誓這輩子一定要活得精彩、不留遺憾展開

《燕南知》章節試讀:

第六章

知晏晚上睡覺時喜歡留個暗燈。

但是由於燈光太暗,知晏是真的看不清面前的這個人啊!

知晏下定決心,要是能活着見到明天的月亮,一定要把燈搞個亮的。(哭卿卿)

知晏就憑藉著這若隱若現的輪廓確定了下。

首先呢,這個是個人。

其次呢,看着身形,應該是個男人?!!!

???採花賊???

最後呢,這個採花賊再這麼捂下去,連花都采不到了,可以直接帶個屍體走了。

機智的知晏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在遇到熊(啊呸)歹人的時候,可以裝死啊。

所以機智的知晏,眼皮一翻,裝死!嗯!對!敵不動我不動!

知晏:「……」

歹人:「……」

然後,然後,這個歹人居然說話了!

說話了!

「還裝死?嗯?」

嗯???

這個聲音?

艾瑪~低音炮啊~真好聽!

哎嘿嘿!這個聲音愛了愛了,媽媽~我可能戀愛了~就是聽着有點耳熟呢~

嗯????

橋豆麻袋-知晏唰的睜開眼睛,瞪大眼睛瞅着面前的這個「歹人」。

這是??

「燕王?殿下?」知晏語氣里滿滿的都是不確定。

嘶~

知晏猛的倒吸了一口氣,拉起被子來就往頭上蓋。

尼瑪⊙∀⊙!

真的嚇人啊!

燕王怎麼會在這裡啊!

還是在鎮國公府!

我的院子啊!

小桃呢!

府衛們呢!

害怕害怕!寶寶害怕!

……

嗯?話說,自己在害怕個啥?

就算自己閨譽受損了,燕王他也好不到哪裡去啊!

還說不定會讓皇帝嫌棄他!大不了自己就終生不嫁人了,在太師府養個老。

這麼一想頓時知晏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勇氣和力量(?)沒錯!

知晏拉下被子,盡量讓自己和面前的這個狗男人(?)對視。

知晏:「……」

燕王:「……」

……

艾瑪~好害怕!

這個眼神!

這分明就是要把我宰了喂狗啊!

(作者菌:不要喂狗狗奇奇怪怪的東西啊!爾康手)

媽媽!我害怕!

一陣冷風從窗戶吹來,涼的知晏抖了抖。

燕王看了一眼知晏,手一揮。

窗戶關了!

卧槽!武林高手??

窗口下蹲着給燕王望風的侍衛濟石:「……」

好像誤會了什麼?

奉行着敵不動我不動的政策的知晏,悄咪咪的看着燕王神情不明的臉(大霧)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搞一個亮的燈(哭卿卿)。

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燕王的動靜,若不是在這裡杵着一個會散發強大氣場的人,知晏都要以為是個雕像了!

知晏終於堅持不住,偷偷的打了一個哈欠,心想這個主子什麼時候才能走啊!

知晏心想自己也沒有得罪燕王啊!

今天還是頭一次見呢!委屈!

(燕王:我才委屈)

難道是因為今天自己沒有及時報恩?那是該給燕王送啥?錢?地契?難道是??葡萄??

(葡萄:主子我做錯了什麼!大哭!)

知晏越想越害怕。

燕王看着在床上團成一團的知晏,看着她的臉一陣白,一陣青,一陣紅的。

嗯!

成功的取悅到了燕王。

滿足,我的知晏真可愛。

燕王內心痴男笑。

「趴下。」燕王靠近知晏,在知晏耳邊低低的說著「轉過來趴下。」

知晏炸了!

這聲音真的好聽,耳朵要懷孕了呢!哎嘿嘿~嗯?

橋豆麻袋!爾康手-剛剛!

燕王!殿下!說了啥!???

趴下?!!

他喜歡後面的?

嗯?等等等等!知晏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這種時候了在想啥!在想啥!

知晏看了燕王欣賞(?)的目光,覺得可能燕王也沒有那麼可怕??鼓起勇氣朝着燕王甜甜一笑。

此時燕王心裏也炸了!我的小可愛和我笑了,果然知晏是我的心頭寶!

知晏知晏知晏,我的心裏都是知晏。

知晏:「……」

燕王:「……」

「燕王…殿下…」果然是要說的。哭卿卿~

「嗯。」燕王正襟危坐,迅速調整好自己。

「這時辰不早了,您……不回去歇歇嗎?」

「嗯。給你做完就走。」

轟!!!

給你做完就走……

給你做完就走……

就走……

走……

燕王殿下這麼不負責的?

好像誤會了什麼?

知晏滿腦子都是這句話。小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不不不,不用了,知晏不需要的,您還是先回去吧,這種事現在還不是時機,還是以後再說吧。」知晏小臉紅撲撲的,雖然很喜歡燕王的低音炮,但是!自己還是有原則的!

燕王眉頭一皺:「聽話,明天還有明天的,早點給你按摩你就能早點好。」說著就要去按知晏的脖子。

知晏:「……」

黑人問號臉?

啥?

弄了半天是要搞按摩?

……

簡直是要丟人丟到上輩子了!

「呵~不然呢~」耳邊又響起了燕王低音炮的聲音。

「沒……沒啥……」

知晏也不多說,轉身趴着,臉都捂到被子里了,只是紅紅的耳朵出賣了自己。

燕王掐着知晏的脖子,用力一提,知晏穩穩噹噹的坐在燕王的懷裡,燕王揉揉的按着知晏的脖子,半個時辰後,知晏都要舒服的在燕王懷裡昏昏欲睡了。

燕王輕輕的把知晏放在床上,給她蓋好被子,轉身出去。

……

早上,小桃捧着洗漱的用具進來,瞧着知晏活動着脖子,驚喜的說著:「小姐,您的脖子能動啦!好了嗎?」

知晏盯着小桃,小桃是從知晏七歲的時候就過來侍候的,也是家生子,爹娘去的早,是由她奶奶撫養長大的,小桃的祖母就在老太太身邊當差。

「小桃,你昨天晚上聽見什麼聲音沒有?」

小桃摸摸後腦勺,歪着腦袋想了想,「沒有呀,小姐你昨天晚上叫我了嗎?昨天睡得特別死,什麼也沒有聽到。對不起小姐,小桃錯了。」小桃對自家小姐昨天叫了自己,結果自己睡得太死了沒聽見感到愧疚。

知晏看小桃這麼愧疚,心裏想算了,估摸着燕王肯定用了什麼東西把小桃迷倒了,小桃是個憨厚實誠的。

荀媽媽撩簾進來看着呆愣愣的主僕兩個,不由得笑道:「大清早的這是怎麼了?」

看了看小桃一臉羞愧,笑着問:「可是小桃昨天守夜睡得太死,沒聽見姑娘叫?」

見小桃面上逐漸轉紅,荀媽媽心裏越發明白了,裝着一副嚴肅的樣子道:「今天晚上可是不用你守夜了,罰你兩個月月錢,以後再不好好守夜就不必你貼身侍候了。」

小桃聽了這話一時難受,忙跪下說:「媽媽,媽媽,我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好了好了,我這也沒說什麼,我昨天夜裡沒叫小桃,是聽着小桃睡得太香了,今天起來和她說說話,還沒有說完呢,媽媽你就一通罰,把小桃都要嚇壞了。」

知晏在荀媽媽的服侍下潔了面,漱了口,正用着一杯溫水,聽着荀媽媽責罰小桃,連忙免了,讓小桃下去收拾收拾。

《燕南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