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
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 連載中

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

來源:google 作者:臨邛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臨邛客 奇幻玄幻 賀錚

【無系統】【無女主】【偽無限流】【慢熱,極度慢熱】【東西合璧】【不是爽文也不會是爽文哦】所以不喜慎入——【感謝大家閱讀,下面是簡介o(❛ᴗ❛)o】如若你向神明許下對這世間的願望,那麼——祂一定會允諾你這是情感淡漠,恍若幻夢的人世也是失去禮法的機械世間,星空中的輪轉國度,構架與生命之國,神所允諾之地,記憶與夢境的存放之所……當群星墜落,當世界悄然走向虛無這是心靈與情感的奔赴之旅,也是揭開世間的特殊幻境,流放一切的虛假的烏托邦這是——神所允諾我的世界嗎?答案當然是,不展開

《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章節試讀:

——美好的一天,從在警局喝茶開始。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用愉快的話語說出這句話。

警局的辦公室里鑲嵌着和家中如出一轍的水晶,特意在這個微寒的月份添加了讓室內溫暖的法術——賀錚在警局的一面牆上發現了日期。

今天是1月20日,而24日下標註了血紅的:「妄日」。

他坐在門口的長椅上,警官們開了門又關,關了門又開,終於,身邊的門被打開了。

少女身上還帶着血污,她面色驚懼的轉動黑色的眼眸,在賀錚身上一掃,隨即赤着腳向外衝去,她腳上染着粗糲的鮮血,混雜着石子和殘渣,隨之衝出來的是警官顧炔。

「攔住她!趕緊的!全都起來!」

賀錚站起身來,門外的騷動聲逐漸擴大,喧鬧,他走向大門。

少女只剩下了血肉,裏面嵌着一隻幼兔的頭骨,和一隻沒有開蓋的金屬鐘錶,頭骨咔吧了幾下,旋轉扭曲着消失了。

……死了?

賀錚一瞬間有些恍惚,他愣愣站在原地,顧炔剛毅的面孔上閃過一絲急切,在一個個人頭的穿行嚷動間,視線定格在蔓延的血液上,那剛毅的面容強硬的推開身邊的人,宛若黑夜下降臨的劊子手。

喉結微動,賀錚吞下了一口唾沫,不自覺的向後退去,這種不自覺最後變成了本能,他猛的扭過身,像燈影搖晃前跑去。

「賀子翎!……賀錚!站住!」

走廊在他的眼前無限收縮,顛倒,兔子的懷錶指針替換了遠處牆上的鐘錶。

兔頭懷錶……賀錚猛的一顫慄,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伐,紅玉的兔子雙眼一張一合,沒有同步。

他被一雙用力的手攬了下來,原本是空地的地面陡然化作階梯,他摔到了地面上,眼前是深遠的天空。

「什麼……」

「他媽的!那隻兔頭的性質到底是什麼?!按照之前說的,去聯繫枕星居!一群廢物……」

顧炔握着一塊紅色的水晶怒吼,他胸口劇烈起伏,在看見賀錚獃滯的目光後陡然變化,生硬的露出了一個笑。

我什麼時候……賀錚只覺額前劇痛,扶着腦袋,他聽見顧炔說:

「那應該是那隻懷錶的特性之一,隨時有可能複發……嗯,我們本來就決定將你託付給枕星居,再處理完之前保證你的安全,現在只能提前了。」

「並且,我們會支付你白銀等價的華納和補償金,我代表警署對你表示歉意,願星空保佑你!」

他壓低了身體,端正的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好,我明白了,謝謝你。」

賀錚的思維運轉因疼痛短暫的滯緩,剩餘的迷茫退去,湧上的只有潮水般晚來的恐懼和驚疑。

在這個世界裏,他比以前還要普通,普通到在那些詭異事物下可能隨隨便便,睜眼眨眼就死,而且,他還不知道那些,他目光一動。

「那是什麼?」

顧炔遲疑了一下,他背着手站立,劍眉緊擰。

「一些不太好的存在,冤魂,人造的機械物件,妖魔,有靈性的東西,都可以變成這種……你是從哪裡來的?這已經是各個國家的常識了!」

他壓根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就被拽過來丟着,美其名曰是探索了,賀錚揉了揉眉心,胡扯道:

「北域那邊。」

「是嗎……」

北域那邊確實有未開發的銀礦,那邊的遊民沒有身份證明,入城靠的多是擔保,顧炔點了點頭:

「你應該住在旅館吧?還是租了房子?」

「租了房子……什麼時候走?」

「這樣還要準備租房的華納……」

賀錚從地上爬了起來,將還算乾淨的衣服上下整理了一遍後,顧炔給了他答覆。

「馬上,你要帶的東西,可以列個清單,我們會派人取。」

該說很負責嗎?還是說這些東西另外有原因……那個兔頭懷錶?依那少女的情況來看,也許有寄生的可能。

想到那些血肉組織,他不受控制的輕微嘔了一聲,背脊微弓。

「沒事吧?!」

顧炔扶住了他。

「沒事……想到那些血淋淋的東西就不太好受。」

雖然看過不少類似的恐怖片,但實實在在見到,還是衝擊力太大了些,包括那些腥膩的血腥味,現實里哪見過這場面。

「哈,沒事,我保證你以後會見到更……不會再見到了!」

顧炔樂呵呵的望了他一眼,眉頭總算是舒展了開來。

是……以後肯定會見到更多,你不用打斷想說的話,賀錚默默的想,這事也在他的想法之內,只是沒想到意外來的那麼快,讓他提前見到了這副場景。

「我沒什麼需要的,把我桌上的星盤和書拿來就好。」

他將前往屋子的路簡單的比劃給了顧炔,得到了極其爽快的回復。

從前路痴,來到這裡就更加的不適,收回了思緒,門輕微搖擺,他將目光落在了開門而來的人身上。

來人和那時的小右長得極像,瞳孔中泛着純粹的藍色,和那日棕黑眼瞳的小右差了些味道,面容也不帶笑,雖然稚嫩,但也有些嚴肅,隨後他面無表情道:

「你好,我是小左,賀子翎?」

「……是我。」

小左抬了抬下巴,將他長長的燈捲入屋內,燈上厚重的流蘇和鐵制飾品叮噹亂響,還未等顧炔開口,他眸子一眯。

「過來,回枕星居。」

「江先生呢?」

對方短暫的沉默了片刻,似是在回想,又好像是在發獃,他半晌沒有開口,顧炔扯了扯他偏灰了的袖擺,在他耳側小聲道:

「他說什麼就做什麼,這些事情,到了枕星居再找人問!」

一句為什麼卡在喉中,後頭的人手上用力,推着他向前走去,小左的眸子迅速聚焦,微動,回到了賀錚的身上,他自袖中取出了一隻巴掌大的金色星盤,一顆虛幻的太陽浮在星盤的上空,與當下的時間對應。

金線自星盤的凹槽中奔涌,金色的光芒將賀錚包攏,他將燈往腋下一夾,對賀錚伸出了手。

「來。」

在顧炔的示意下,他伸出了手,搭在了面前這隻小手上,

「回去了。」

他忽然開口。

嗯?回去了?什麼回去了?小左幽藍的眸子靜靜的注視着他,沒有開口說話。

「……江先生?」

小左點了點頭,這孩子的說話方式跟江臨岸簡直一模一樣,甚至比江臨岸的回應還要慢和模糊。

金色的光芒趨於白色,強光和隨之而來的眩暈感讓賀錚合上了眼睛,耳邊隱隱傳來呼喊:

「我——交了報告——回頭——派人給你把東西——都送過去!這些日子——你就——!先欠着枕星居——的錢吧——!」

「……」

他有些心虛的將眼睛眯開了一條縫隙,飛旋的場景連接着颶風和混亂的彩色。

「星居,很有錢,你要試試弟子的測試嗎?」

畫面最終定格成了一片白雪,小左主動收回了手,將手揣入袖中,裹的溫暖。

「我本來有那個意向。」

賀錚環顧四周,綿延的風雪白茫茫的掩蓋住了大部分景色,眼前是平坦的雪原,甚至看不見一絲植物生長的痕迹,呼嘯掩蓋了燈上鈴鐺的聲音,小左呼出了一口熱氣。

「包吃包住,只要你有那個天分。」

「天分」……果然不管什麼時代,這個東西都是很重要的啊,賀錚感慨着抬起腿,一腳邁入了雪堆中。

腳下一松,有種踩在軟絮上的感覺,他從前是南方人,這樣的大雪,可以說是十年難得一遇,按捺心中的激動,他看見了出現在眼前的連綿高山。

儘管周圍大雪瀰漫,高山上卻綠意盎然,飛花鋪散。

「從此處進,便是衍天山脈,枕星居佔了山脈的一半,而另外一半,是屬於北域的。」

小左斟酌着開口,眼前像是無形的玻璃罩,將風雪罩在了外面,綿延的藍紫色花海簇擁着一條道路,他伸出手,撫上了那一層無形的罩,化開了一條道路。

暖意帶着花香,古怪的是,花香中參雜着一股藥房中極其常見的中藥味,微苦。

「這是平日用來預防所栽種的草藥,不管是外傷還是內傷,都效果出眾。」

賀錚垂下眼睛,小路的一側都經過處理,沒有花兒落在上頭被人踩到,他蹲了下來,探手攬住了一朵,藍紫的花,花蕊中包裹着小巧的圓潤果實,花是五瓣的,頂端略尖。

「它叫三更死。」

「……咳咳……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他險些被自己嗆到,默默將手收了回來。

「因為它叫三更死。」小左淡淡的說,不過他似乎也覺得這樣對一個人類說不太好,想了想,又補充:「這是,太微大人取的名字,也許一機會你可以問問他?他是個樂於替人解決問題的,溫柔的人。」

評價很高啊……太微大人?也許我該抽個時間去了解一下星星的體系,但在這之前,我要先找人了解這片大陸的完整故事,賀錚暗暗的規划著,站起身來。

「它本身並沒有什麼致死的成分在。」

他走向了小道的深處,兩山交匯之處,那裡支了一個小亭子,坐着一個無所事事的,打瞌睡的人。

「票。」

小左聲音微冷。

《神所允諾的第一萬種人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