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滅怨師
快穿之滅怨師 連載中

快穿之滅怨師

來源:google 作者:自由心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昭顏 現代言情 自由心證

【女主理智型爽文系統無能不一定有cp】(校園篇)當得了學霸,幹得了架;(總裁篇)撩得動總裁,養得了魚;(朝堂篇)做得了賢妻,造得了反;……昭顏:此份怨念,盡數消退,以我之力來平息展開

《快穿之滅怨師》章節試讀:

許昭和3班那三個學渣成立學習小組的事,雖然沒有外傳,但陳老師和3班的班主任都是知道的。

在別人眼裡,就不是那回事了,尤其在許嬌看來,就是自甘墮落,和學渣們混跡在一起。可偏偏這些學渣,她還得罪不起,連帶看她的眼神都痛心疾首。

許昭要是知道她的心理活動,估計得吐槽:一學渣瞧不起另外三個學渣,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陳老師特地找她了解過情況,一再確認不是被迫,不會影響她成績,才同意的。只是看着3班的班主任黎老師就哪哪都不順眼,你3班的學生,跑我1班來撬牆角,過分了啊。

這成績上升了算誰的?

果然,補習的這兩個月里,三學渣的成績還真有了進步,周測的分數也在穩步提高,尤其是數理化提高明顯。

於是,3班的黎老師看着陳老師都帶着幾分討好。

期中考試前一晚,許昭讓三人把開學以來的錯題都拿出來,重新做了一遍。

看周馳還是愁眉不展的模樣,她拿筆點了點桌面道:「放輕鬆點,你沒問題的。」

周馳眼底一亮:「真的?」

「嗯,周清的錯題都解決了,考前押的那幾道大題你也練習過了,及格沒問題的。」

「那我和顧哥呢?」

許昭挑了下眉:「他都能及格,你說呢?」

程逸忍不住笑了,連帶顧雲璟也多看了她兩眼,小家教其實很有趣。

許昭站起身開始收拾書包。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走?」

「家裡讓我回家一趟。」

其實自打上次和許嬌聊過後,她又陸陸續續找過她幾次,但每次都被她回絕了。許家大哥和二哥也給她打電話,她直接掛斷了。這不,驚動了許家父母。

是該回去一趟了,讓他們死心,也正好藉此機會擺脫許家人。

許昭走後,程逸開口道:「我聽說,學神在家裡不受待見的很。該不是那許嬌告黑狀了吧?」

程逸覺得這被盛傳的許大校花長得也就那樣,好看是好看,算不上驚艷,她也排不上號。但腦子么,是確確實實有點毛病的。

「不會還是讓名額那事吧?」

顧雲璟嗤了一聲,「厲衍在想屁吃,讓給他,他還能得獎不成?」

程周兩人對視一眼,這顧哥的怨氣有點大啊!

晚上8點55分,許嬌出現在了校門口。

許家的車子已經停在了那,許嬌和許家二哥坐在后座,許從宣原本溫暖的笑臉觸及許昭時,立馬陰沉了下來。

按下車窗,冷冷道:「還不上車?傻頭傻腦的,讓我們等你這麼久。」

許昭打開副駕駛位車門,坐了進去:「我沒有遲到。」

「你!」

眼看二哥就要生氣,許嬌趕忙按住二哥使眼色,「二哥,我們不是說好不生氣的嘛。」

許從宣狠狠地瞪了前頭一眼,要不是一會還要她配合,他壓根連敷衍都不想。

許昭簡直就是許家的怪胎,誰不希望有個嬌嬌軟軟,漂亮可人的妹妹,可她偏偏沉悶無趣,天天只知道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以前不愛說話,像個悶葫蘆,現在開口就是懟人,更讓人討厭了。

還好,還好他還有個甜心小棉襖,嬌嬌簡直就是他家的大寶貝,全家人都喜歡她。

許嬌見許從宣沖她看過來,立刻投去一枚甜膩的笑臉,瞬時讓許從宣眉開眼笑。

到了許家,三堂會審。

許父許母,連一直所謂的忙着公司事的大哥許從韜也在。

「哼,你還知道回來!」許父率先冷哼一聲。

「是不打算回來,不是你們叫我回來的嗎?」

許父生氣道:「你姐姐去求你,你為什麼要拒絕她。你知不知道,這是討好厲家的好機會,多少人搶都搶不到。他想要,你讓給他好了,反正今年不考,還有明年,你明年再考就是了。」

舔狗真是舔得理直氣壯。

關鍵是自己舔不上,就要拉着別人強行舔!

許母一邊安慰着生氣的許父,一邊溫和地指責着許昭:「昭昭,快,跟你爸道個歉,瞧把你爸氣的。不就是個名額嗎?一家人有什麼不能好好說的,別傷了感情。」

「昭昭,我們是一家人,別惹爸媽生氣了。」許嬌上前想要去拉許昭的手,被躲開。

「說完了?說完了,我可以回學校了嗎?」轉身作勢離開。

「不能,你不能走!」離她最近的許嬌趕忙伸手攔住了她。

許昭嘴角揚起嘲諷:「怎麼?一個人不行,就一家人一起逼我?」

「昭昭,那是厲家啊!我們也是很沒辦法,許家哪裡抗衡的了。你難道不心疼下你爸和你哥,他們撐起許氏不容易。聽媽媽的話,不就一個名額嗎?你最近學習壓力太大,身體不舒服,住院休息下。」許母說完,拿着紙巾擦了擦壓根沒有眼淚的眼角。

「一共5個名額,厲家一個個都去逼迫了嗎?還是說只有我,享受這個待遇?因為我生在許家,是厲衍的女朋友許嬌的親妹妹!」

「你這是什麼話,你還知道厲衍是你姐姐的男朋友?既然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不能商量的。」許父打斷道。

「這是厲家的意思,還是你們自作主張?」

「是我看阿衍非常想要這次機會,所以才……他說他會努力的,一定能得獎。」許嬌期期艾艾道。

「他說你就信?他要真這麼厲害,怎麼初賽就被刪選下來了。」

「他,他只是這次沒有發揮好。」許嬌弱弱道。

「這次發揮不好,下次就能發揮好了?」

許昭沉思了會,微垂下眸,再抬頭時,眼眶紅紅的,轉頭目光掃過在座的幾人。

「一家人?呵……這是跟我商量嗎?你們逼我生病,逼我住院,逼我讓出這個名額。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在聽話,爸爸說成績好,能給家人爭光,我就努力學習。等我學習好了,我想考人大附中,你們讓我進英華中學,因為許嬌只考了250分,她想進英華中學,只有我答應進英華中學,她才有機會進去。」

「好,我放棄人大附中,進了英華中學。她轉頭和厲衍談戀愛,我被厲衍的粉絲團欺負,他倆明知道我在代為受過,卻從來不肯為我說一句話,只說我們得罪不起那些人,讓他們在我身上出出氣吧,氣出了就好了,而爸媽你們呢?你們跟我說,是我性格的緣故,是我孤僻不善交際導致的。可明明不是這樣的,你們都瞎了嗎?聾了嗎?」

前世就是這樣,只要許嬌在,許家人,甚至她的追隨者們就選擇性地失明了。

「你個孽女,竟然敢這麼詛咒家人!」許父破口大罵。

許家人倒沒覺得許昭換了芯子,只是性格好像更倔了,還學會了反抗。但他們也只是認為這次可能是把人逼急了。

「你們疼許嬌,我理解。她漂亮、可愛、會撒嬌,不像我,沉悶,書獃子,什麼都不會,只會埋頭學習。」許昭自嘲地笑了笑,眼淚要落不落地在眼圈打轉。

「你說這些幹什麼·,還不是你自己的問題。」許從宣不耐地擺了擺手。

「二哥,我只想好好學習,我為這次考試準備了很久。因為我有一個夢想,我想代表國家隊出戰,這也不行嗎?」

「嗤……說得還真像那麼回事,你以為你是誰啊?僥倖得了個全國聯賽冠軍,就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能保證你這次一定能得獎嗎?能參加世界級比賽嗎?」許從宣冷嗤道。

「我可以。」許昭拿下眼鏡,狠狠地擦了擦眼睛,擦掉軟弱的眼淚,倔強地望着眾人。

那銳利的目光,直射人心,竟讓眾人有片刻的晃神,有些不敢直視。

許父慌亂地移開眼,叫囂道:「什麼狗屁不通的代表國家隊出戰,有什麼用?能當飯吃,還是能當錢花?許家才是你最大的依靠,擺在第一位,你應該事事以許家為先。作為許家的女兒,我讓你做什麼,你就該做什麼。」

「我不!」許昭咬緊牙關。

許父大怒,他的權威被挑戰了,對方還是家裡最不起眼的人!隨手操起茶几上的陶瓷茶杯往許昭的方向扔去。

許昭不閃不躲,那茶杯恰好砸在她的額頭上,頃刻,血流如注,順着白皙的小臉流了下來,看着觸目驚心。

「昭昭!」許嬌尖叫一聲,「你怎麼樣?我們不跟爸爸吵了,你就答應吧。」

許昭咬牙切齒道:「我、不、答、應!」

「你冥頑不靈!」許父氣得還要衝上前打她,許母也有點厭煩了,怎麼就生出來這麼個死倔的玩意兒。

許從韜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言,但不影響他作出判斷,這個一直**控的妹妹好像超脫掌控了。

「好了,明天我會打電話給你班主任,你生病住院了,需要好好休養。」許從韜站起身,筆挺的西裝襯着整個人都冷冽幾分,他又走向一旁默默啜泣的許嬌,柔聲安慰道,「放心,有大哥在,一定讓你得償所願。」

許嬌梨花帶雨地看了眼大哥,眼含感激。

許昭明白,她這位好大哥一開口,事情已成定局,但不妨礙她演好戲的結尾。

「大哥,你好歹也是許氏的當家人,你怎麼可以這麼是非不分!這不是計較個人得失的時候,厲衍連學校的初賽名額都拿不到,他憑什麼去參加市級競賽、全國競賽,他只會浪費這次參賽的機會,你能不能對我公平一點!」

許昭:好想讓他去讀讀主席語錄,正一下三觀。

她盡量讓自己的嗓音顫抖着,聽起來慘點。其實壓根不需要她演,就她那感覺隨時會倒下的小身板,和浸濕的頭髮,半邊臉的鮮血,已經足夠震撼了。

「徐媽,把她手機收了,帶她回房間,她生病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許從韜一錘定音。

許昭被迫回到房間,1105才敢冒出頭來,心疼地轉圈圈:【昭昭,你還好吧,為什麼要讓自己受傷啊。】

許昭:「百善孝為先,人言可畏。我是無所謂,但許願人是個好孩子,她還有大好未來,不能讓她背負罵名。離開許家,那就光明正大地走,確保以後許家從我身上再拿不到一點好處。」

1105點點頭:【你不包紮下傷口?】

許昭反問:「許家人打的,為什麼要我包?手疼,沒力氣。」做套試卷壓壓驚。

1105:……你這奮筆疾書的樣子,你看我信么?

1105狗腿:【昭昭,錄像要不要啊,要不要,絕對360度高清無死角。】

許昭睨了圓溜溜的身體一眼:「問你還要消耗功德數,許家有監控。」

而且什麼360度無死角,確實可以利用非本界渠道獲得,但實在經不起推敲,還是不要違背自然規律。

《快穿之滅怨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