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連載中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來源:google 作者:獨九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簡寧 裴子澤

穿書+修仙+病嬌+萌寵在穿越後的第五天,簡寧才發現自己穿到了一本【全修仙界大佬都愛我】的仙俠文中她沒有穿成書中女主,而是穿成了書中查無此人的路人甲,發現穿書的當天就面臨著被書中女主滅門的危機書中女主天資驚人,氣運無敵,具有強大的萬人迷光環系統,被眾多修為高深的美男環繞,依靠強悍的實力,最終集齊修仙界九件至寶,帶着追隨的眾人,無痛飛升簡寧為了救人和自救,根據書中劇情,險象環生地救出了原本應該被魔人製成傀儡,成為禁臠的少掌門多年後,已成修仙界至尊的簡寧,看着身邊實力強悍,卻愈發粘人和病嬌的少掌門,揉着小腰,無奈地看着蒼天別問,問就是後悔!(PS:女主上一世因為某些原因非C,這一世男女主雙C,介意的誤入哦)展開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章節試讀:

只見屋內,裴子澤雪白的裡衣已經被利器劃的殘破不堪,衣服上染着點點血跡,瑩潔光滑的肌膚,隨着他拚命抵抗的動作若隱若現。

束髮的銀色發冠早已掉落,一頭濃密的墨色長發,順滑地披散在他秀挺的脊背上,泛白的臉就像即將破碎的白瓷,有着誘人的雌雄莫辯的美。

左魔使看着眼前的美景,瞬間失去了逗弄的心情,只想撲上去把人拆吃入腹,滿足自己的惡欲。

於是,他淫笑着把裴子澤慢慢地逼向床邊,洶湧的**使他的臉顯得更加猙獰。

裴子澤勉力地揮着手中的利劍,但是長時間激烈的戰鬥,已經耗盡了他體內的靈力。

手中緊握的劍,很快便被左魔使揮出的劍刃擊落。

裴子澤看着離他越來越近的猙獰面孔,瀲灧的眸子里露出絕望。

他陡然舉起手,用力向額頭拍去。

寧死也不受辱!

誰知那變態一早就防備着他自絕,閃電般地捉住他的手把他牢牢地壓在床上。

看着光風霽月的白凈少年被他壓着,臉上露出羞憤欲死的表情,左魔使就興奮的血脈噴張。壓下頭,就欲用腥臭的嘴去親身下美玉。

就現在!

在窗外一直咬牙等待時機的簡寧,瞬間眼睛錚亮。

她趁着那變態全幅心思都在裴子澤那裡,快如閃電地從敞開的房門進去,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身後。

**上頭的左魔使沒有發現的是——身下劇烈掙扎,正欲咬舌自盡的裴子澤的星眸里,突然升起了光亮。

......

簡寧站在左魔使的身後,舉起鋒利的水果刀,狠狠地插入他的後頸。

「啊——!」一聲慘叫剎那響起。

裴子澤瞬間掙脫束縛,有力的右手扣住左魔使的脖子,左手猛地用力拔出水果刀,又狠狠地從他的頭頂插下。

簡寧見狀迅速拿起薄被死死地捂住左魔使欲大叫的嘴。

裴子澤漂亮的眼尾猩紅,神情漸漸瘋狂,握着水果刀在他的頭頂瘋狂地抽,。插。

眼看左魔使漸漸斷氣,碩大的頭顱已經破爛不堪,類似蜂窩。

簡寧心疼地看着還在歇斯底里發泄的少年,架住他再次揮下的胳膊,開口道:「醒醒,他已經死啦,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裴子澤迷茫的眼神順着胳膊上細白的手,漸漸移到簡寧的臉上,看着小小的少女,擔心的望着自己,他的眼神逐漸清明。

向簡寧微微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恢復神智。

簡寧見狀,放開他的胳膊,看着他轉身去了裡間。

很快,就見他出來,身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頭髮用黑色的髮帶高高束起,發梢還微微滴着水珠。

只見他快步走到床尾,從床頭的玉瓶里倒出一顆補靈丹吃下,把剩下的丹藥放入懷中,又從旁邊的暗格里拿出一個精美的儲物袋掛在腰間。

而後,轉頭看了一下簡寧,又從暗格里拿出一把做工極其精緻的小劍遞給她,「這是小時候父親送我的生日禮物,你拿着正合適。」

簡寧痛快地收下,畢竟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

裴子澤撿起自己的佩劍,回身猛地揮出一劍,蓬勃的靈力瞬間割掉了左魔使的腦袋。

然後,轉頭看着簡寧,輕聲道:「跟我去客廳,我爹在那裡。」

裴子澤領着簡寧,疾步來到院子的一處假山,左手拿劍,右手把靈力灌注到食指和中指,兩個手指並齊,指尖發出亮眼的光芒,對着空氣一點,眼前瞬間出現一個密道入口。

「走。」裴子澤說完,率先進入密道。

密道的兩側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鑲嵌了一顆雞蛋大小的夜明珠。

夜明珠把密道裏面的情景照的清晰可見。

裴子澤帶着簡寧熟練地在密道中穿行,看到簡寧眼含驚奇,邊走邊耐心地解釋道:「這是一千年前,建立蒼山門的祖師爺秘密修建的,外面的結界只有我們裴家人才能打開,所以,目前知道這個密道的只有父親,我,還有裴管家。」

「裴管家?」簡寧有點疑惑。

「是呀,裴管家實際是我的叔叔,只不過資質普通,所以作為管家輔佐父親。」裴子澤的聲音清雅。

但簡寧的心裏卻咯噔了一下。

她想起來了書里的一句話:裴子澤被辱時,趁魔人意亂神迷之際掙脫魔爪,拚命奔向院內,瞬間消失不見。最後在一處密道被抓獲,魔人氣急,狠心把他製成傀儡,供其發泄。

想到這裡,她立時拉往前疾走的裴子澤,急聲道:「往回走,快!」

在他不解的目光中,她快速地解釋道:「門內有叛徒,是元長老和裴管家,我在來的途中聽到花依夢的屬下說的,而且他們下了劇毒,門內很多人已中毒,現在這條密道也不安全啦。」

簡寧為了增加說服力,不得不撒了一個小謊。

「不可能!我大伯不會背叛蒼山門!」裴子澤有點不可置信地低喊道。

「我也希望是假的,但這是我親耳聽到的,我不會騙你的!」簡寧也很難過,因為剛穿過來的時候,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裴管家焦急的臉,裴管家給了她很多溫暖,她把他當做父親一樣尊敬。

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簡寧不得不接受現實。

「就算這是真的,我也要去救我爹!」裴子澤固執地掙脫簡寧的手,繼續前進。

簡寧看着少年倔強的背影,飛快地跑到他前面,伸手擋住去路,張了張嘴,狠心說了實話:「這個時候你爹已經被害死啦!」

看着少年瞬間僵硬住,像是被點了穴位一樣,直直地立在那裡,嘴唇微微發抖,眼裡閃着一股無法遏制的悲痛欲絕。

簡寧心裏充滿了不忍,但是又不得不說:「他們高手那麼多,我們去了也是送死,你得活着才能替你爹報仇,才能重建蒼山門。」

簡寧的話,讓裴子澤找回了一絲理智,他的眼眸猩紅,臉色蒼白到極點,想到父親被害,仇恨就像野獸一樣吞噬着他的心。

想到父親不久前,在客廳對他的叮囑:「一旦有任何異常,不要管我,拚死去囚仙湖,毀掉天靈珠和邪神魂魄。否則,這兩樣東西一朝被花依夢獲得,必將生靈塗炭!」

想到這裡,裴子澤狠狠地閉上雙眼,心疼的像刀絞一樣,眼淚從緊閉的雙眼裡流出,恨意太過濃烈,嘴裏泛起一陣鐵鏽般的腥味。

片刻後,他睜開雙眼,重重地抹了一把臉頰,兩眼射出利劍似的光,深吸一口氣道:「去囚仙湖!」,短短几個字,似從牙縫裡擠出一樣。

說完,大步往回走去。

簡寧鬆了一口氣,緊隨其後,終於不用想着怎麼說服他去囚仙湖啦!

幸好兩人離入口的距離不遠,很快就走出洞口,向院子門口走去。

剛剛離開假山,走在前方的裴子澤身軀陡然繃緊,頓住腳步,側起耳朵傾聽了一下。

隨後,抓住簡寧的胳膊躲進了假山裏面。

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夾雜着交談聲從牆外傳來,越來越近……。

《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章節目錄: